河南省教育新闻网

乡村教育的守望者——平顶山市宝丰县大营镇古垛小学校长戚俊杰

[   河南省教育网   ] 作者:
陈攀峰
2019-04-29 22:38:08 |
    “戚俊杰真是一个好老师!整天吃住在校,以校为家。他担任校长后,俺村小学旧貌换新颜,老师们尽心尽力教学,把孩子送到学校,家长可放心了!”日前,笔者到宝丰县大营镇古垛小学采访,刚进村打听学校在什么地方,听说笔者要找戚老师,时年53岁的村民李爱轻就不由自主地夸奖起来。
 
    戚俊杰出生于1974年9月,家住鲁山县瓦屋乡刘相公庄村,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的儿子。父辈的艰辛从小就在脑海里留下深深的烙印,靠着学业的突出,初中毕业考上了当时人人羡慕的汝州师范学校。1994年7月师范毕业时,听从了大营籍同学的怂恿,在多出小三级工资(一级6元,共18元)的诱惑下,毅然选择了来大营执教。从大营二中、大营一中到古垛小学,从生活老师、班主任到小学校长,转眼就是二十多年。虽然夫妻两地分居,生活不便,但戚老师毫无怨言,默默坚守在教学一线,坚守着一份淳朴与清贫,用无私的爱浇灌山村的教育之花,靠责任和担当守望着乡村教育这块阵地。
 
    以校为家
 
    2011年8月,镇中心校领导找戚老师谈话,说古垛小学缺老师,希望他能去支援。当天晚上,戚老师辗转反侧,夜不能寐。古垛小学虽然他没去过,但早就知道那是该镇最偏僻的一所乡村小学,位于九子山脚下,和观音堂林站搭界。通往该村的路还没硬化不说,最主要的是吃饭问题。他当时所在的大营一中在镇区,学校有食堂,想改善生活的话可以去小饭馆,迈迈腿就到了。而要去乡下小学,就要自己生火做饭,一顿不做就会饿肚子。因为老师和学生都是附近村上的,在家食宿。但想到孩子们那清澈无邪、渴望知识的眼神时,戚老师动心了,他知道,古垛小学更需要他。尽管有心理准备,但当他踏进古垛小学的大门时,还是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歪斜的土院墙以及满地坑洼不平的校园,北面一排是几间用绳子拦着作为警戒线的D级危房。他简直不敢相信都21世纪了,还有这样落后的学校。孩子们在土地上奔跑嬉戏着,欢乐依旧,陌生人的到来一点也没有影响。他此时下定决心:既来之则安之,用自己的双手慢慢改变。
 
    从此,他就成了学校的唯一常住户,白天上课,晚上批改作业兼护校,他把全部身心投入到工作中去。来学校一周了,除了偶尔到村里经销店买些日用品,连大门也不出。因为教师严重不足,每个班只有两名教师,戚俊杰把自己磨炼成了“全能型”教师,既是班主任,同时还担任着数学、英语、品德、社会四门学科的教学工作。他严格要求自己,从没因私事耽误过一节课。
 
    2012年6月的一天,他骑着摩托车从鲁山县瓦屋老家来大营上班,行驶到娘娘山下陡坡时,前轮突然爆死,他一下子从前车把上飞了出去,摩托车因惯性滑行了一米多才停下来,当时戚老师脑子一片空白。所幸是早上不到八点,路上车少人少。他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顾不上流血的双手,赶紧活动一下手臂,还好手能动弹,仔细一看,两个胳膊肘上磨出了深深的一道槽。
 
    戚俊杰走回去费力的把摩托车扶起来,扶正车把,神奇的是摩托车发动着了。他立即给在校的老师打个电话,嘱托同事先替他到教室查看学生的到校情况,看谁还没有到校。安排完工作,他才放心地骑着摩托到附近村子找村医进行消毒处理伤口。因为路上的煤灰已经深深渗进血肉中,不清洗会感染。消毒的医生用酒精轻轻的擦拭,他咬着牙,不吭一声。到了实在忍不住时,他让医生先歇一下。村医看着戚老师满额头的汗珠,突然抱歉的说:“我忘了给酒精稀释了。”说完连忙进行稀释,又给戚老师倒了一杯开水。
 
    村医说:“疼了你就说一声,先停下来。”戚俊杰说:“抓紧时间清洗吧,我还要赶回去上课,学生都等着我呢。”戚俊杰已经形成了职业习惯,当上课钟敲响了,如果老师不能准时站在讲坛上,就认为是失职。清洗完毕,戚老师忍着疼痛急忙走了。
 
    用双手改变落后面貌
 
    2014年9月,老校长因为工作需要调走了,戚俊杰接任校长。说起来是“高升”了,但戚俊杰肩上的担子不但没轻,反而更重了。除了负责全校的工作,去中心校开会之外,戚老师还是班主任、任课老师。老师们有事请假,他主动代课;哪个家长有急事不能按时接孩子,他就代家长照看。早上,他准时把校门打开,站在门口迎接学生;放学时,又站在校门口护送学生安全离开。戚老师有一句口头禅:“校长就是全校师生的公仆,为大家服务的。”
 
    戚俊杰刚到古垛小学时,就有一个愿望:如果我将来做校长了,一定把危房扒掉,土墙换新,给孩子们创造一个安全快乐的学习环境。当他熟悉了业务,学校步入正轨后,他开始着手实施这个计划。2015年5月25日,鲁山发生了“5.25”火灾事故,全市教育系统掀起了安全大排查整治活动。古垛小学有D级危房,部分院墙有严重倾斜现象,存在很大安全隐患。但因学校资金困难,无力拆除进行重建。戚俊杰不等不靠,一面以现有资金拆除危房,一面积极向上级主管部门反应情况。在中心校领导的帮助下,学校争取到4万元资金,戚校长高兴极了,终于梦想成真了。
 
    戚老师把学校的事当作自己家的事一样上心。暑假施工了整整一个月,在这30天里,戚俊杰没有回过一次家,他把自己当作施工队的一员,和他们一起上班,哪里缺人手主动顶补,不要一分工钱。为师傅们烧茶、倒水、收拾物品。白天累了一天,晚上还要护校。学校三面院墙都拆除了,墙外就是庄稼地,夜晚躺着校园里能清晰的听到虫鸣声。戚校长对待工人师傅热情和气,对待工程质量却严格要求,毫不含糊。起初工人师傅估计他是门外汉,在施工时想偷懒,戚俊杰及时指出来,让他们扒掉重来。几次的指点,让干活的师傅不敢小看,反而更加敬重。他们哪里知道,戚老师的父亲以前是本村一个领作的泥瓦匠,上墙撂瓦挑沙搬砖,对戚老师来说如同家常便饭。从此师傅们凡事都会征求他的意见,共同商量解决,如果戚老师不在场,反而觉得少些什么。
 
    整个七月,戚校长脸晒黑了,也更加结实了。当工程顺利完工的那天晚上,戚老师自己出钱在学校当院里摆了一桌,请干活的师傅畅饮。当晚喝了好几扎啤酒,最后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到屋里睡着了。
 
    一把扫帚守学校
 
    凡是到过古垛小学的人都记得这样一个场景,无论春夏秋冬,每天早上校园里都会有一个戴着眼镜,衣着朴素的年轻人,拿着一把扫帚打扫校园,把校园的角角落落打扫的干干净净。如果不认识扫地的人,还会误以为他是学校的清洁工呢。为这事还闹过几次笑话,这个人就是戚校长。身教重于言教,在校长的影响下,现在,每天早上到校后打扫卫生成为古垛小学全体教师的自觉行为,习以为常。
 
    2016年的冬天格外寒冷,早上推开门,屋檐下十几年都没有见过的冰柱子又结了一尺多长,学生们因为大雪路滑放假两天,附近的老师们都回去了,只有戚老师独自在校值班。
 
    吃过早饭,雪停了,校园里白茫茫一片。戚老师又习惯性的拿起扫帚去清理路面。从学校大门到校园有段陡坡,他怕孩子们来时滑倒,就去清扫。起初扫的很顺利,快要扫完时,突然一个趔趄,重重地摔倒在地上,左腿疼痛难忍,耳朵边嗡嗡作响。他试图爬起来,试了一下却没有起来。过了半个小时,才爬着慢慢站起来,一拐一瘸的扶着墙壁走进办公室。扒开裤子一看,整个左大腿外侧一片乌黑。他没有告诉家人,怕他们担心。
 
    当老师们看见他走路的样子,忙问他咋回事。听戚校长讲完经过,都捏了一把汗。老师们都劝他请假几天去医院检查一下,学校的事不要他操心。他听了心里一片暖烘烘的,连说“没事,我年轻,过几天就好了。”说到这里,戚老师告诉笔者:“说心里话,在学校就算啥也不做,看着孩子们也放心。孩子们年龄小,又调皮,上班时间离开学校,又怎能让我心里踏实呢?”
 
    一天一天,转瞬即逝;一年一年,花开又落。不知不觉戚俊杰来大营已25个年头,在校长的岗位上工作了五年。他已经成为了一名地地道道的大营人。他说:“如果不是隔段时间还要回老家看父母,我差不多忘却了鲁山人的身份。”戚俊杰只是一名普普通通的乡村小学教师,也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事迹,但正是因为无数像他这样的普通教师的艰苦奋斗、无私奉献、敬业爱岗守望着乡村教育,才撑起共和国教育的宏伟大厦。
 
    (通讯员  刘海军  陈攀峰  供稿)

责任编辑:大晴子

浏览次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