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省教育新闻网

川大口碑“男神”教授刘利民:学生和老师应该是完全的平等

[   四川大学官方微信   ] 作者:
2018-08-09 11:43:10 |
  在四川大学外国语学院有这样一位老师,他面容清瘦文雅,态度温和;常年衬衣西裤,衣着朴素;讲课声音平缓,娓娓道来,整个人似乎并没有过多的激情澎湃。
  
  但这样一位看似平淡的老师,却是学生心目中非常喜爱的“男神”。大川每一篇有关老师的文章在推送后,都会有人在后台留言推荐他;每一个被他教过的学生提起他,都赞不绝口。
  
  有学生这样形容他:
  
  “心理语言学、心理学、语言学流派、语言哲学一肩挑,就是这么厉害!”
  
  “上过课的学生都知道疗效甚好,不得不服!”
  
  “全中国能有几个把英语语法课上得让学生鼓掌的?”
  
  在同学们心目中,他是一位颇有教育大家和古代西方哲学家风范的老师。
  
  这位备受学生喜爱老师就是四川大学外国语学院教授、外国语言学及应用语言学专业硕、博士生导师刘利民。
  
  因为学生们的喜爱,刘老师多次得到教学方面的表彰,如2012年获得四川大学“最受学生欢迎教师”奖、2015年四川大学首届卓越教学奖三等奖等等。
  
  对于评奖评优活动,刘老师并不在意,但是在说到“最受学生欢迎教师奖”时,他却面露笑意,眼睛一亮:“我特别看中那个奖。”
  

刘老师在“四川大学第二届最受欢迎教师奖”颁奖典礼现场
  
  教无定法的好老师
  
  刘利民老师的课堂仿佛有某种魔法。
  
  大家都觉得很枯燥的语法课,他上起来却是堂堂学生爆满,很多听过的同学还会回来旁听第二次;很多课堂上没人坐的第一排,在刘老师的课堂上不提前来抢是绝对坐不到的。
  
  刘老师教过的本科生梁玉迎告诉大川,她们当时星期四第二大节上刘老师的课,然而常常是上一节课还没下,教室的前后门就都围满了人,等着下课铃一响就冲进去抢好位置。
  

 
  要弄清楚刘利民为何如此受学生喜爱,还要先从他的课堂讲起。
  
  比如这门给本科生开的“英语语法”的课程,是公认容易让人感觉枯燥无味,但刘老师的语法课,不一样!
  
  课堂上,刘利民并不按照课本讲课,而是从语法的体系入手,通过“对比”让大家明白英语和汉语的区别,明白在区别中体现出的东西两种文化的思想差异。这样的课堂讲解多了很多延展知识,让同学们在生动的“对比”中学会语法,也学会站在文化的高度看待语法。
  
  课堂上,刘利民常常使用一些贴近学生的生动的教学手段,比如在《小苹果》大火的那段时间,他拿来歌词请大家翻译,同学们在饶有兴趣地翻译一句句“神曲”歌词的时候,不知不觉中便学到了地道的英文表达,真正地做到“寓教于乐”。
  

  在另一门给本科生开的“语言与社会”课程中,刘利民在课堂教学之外还鼓励学生们组队,围绕社会语言学进行调研。
  
  相比于循规蹈矩的课题,刘利民更鼓励学生进行一些有现实意义的、创新性的选题。
  
  比如有一组的同学去调研了川大的英语角,通过细心观察和访问,他们得出了诸如“如何提升英语角的运行效率”、“如何活跃英语角参与氛围”等对于社会英语教学工作可能有益的结论。还有一组学生在调研中发现了成都一些很“奇怪”的店名,比如网红店“厕所串串”等,同学们在刘老师的指导下四处走访,通过采访顾客和老板研究起了店名背后的心理学。
  
  刘利民的研究生李茜告诉大川,她从导师这里得到最重要的改变就是,知道了做学术也可以很有趣,“刘老师的课内容专业但是又易懂,因为他很擅长通过学生懂的知识来引导学生进一步学习新知识,这也使得上过他课的学生对知识的掌握更加牢固,也对学习语言更有兴趣。”
  

  寓教于乐、从实践中学习……无论是从学生的反馈还是教学的成果来看,刘利民的教学都是很成功的。刘老师所认定的教学理念只有四个字—— “教无定法”。
  
  刘利民还记得,三十八年前大学毕业留校刚成为老师时,他并不擅长教学工作,于是便向学院里经验丰富的老教师求教。在日复一日的虚心听取、认真笔记之后,老教授终于告诉他:并没有哪一种教学方法适合所有老师,自己的教学方法要靠每个人自己去琢磨。怎样把课上好,老师心中应该有个度,但是因为没有具体标准,所以这个度很难把握,需要一遍一遍去反思、一次一次去体会。这让刘利民受益良多。
  
  “教学这项工作与工人、农民很像,你教出来的学生好,就好比用心生产出来的产品、种出来的庄稼好,是非常有成就感的事。”刘利民说。
  

  “心理医生”&“人生导师”
  
  在美国留学时,刘利民取得了教育心理学硕士学位。
  
  “教育心理学的知识对我从事教育工作很有帮助,当学生有一些调皮捣蛋的举动或者情绪低落时,我的心理学专业知识可以帮助我理解这些行为并且知道如何去关怀学生。”刘利民说。
  
  成长的路上难免遇到诸多迷茫和痛苦的事情,刘老师觉得,“如果学生遇到这些情况,我能够通过专业知识和阅历提供一些建议,起码让学生觉得还可以回去一试。”
  

  梁玉迎说,她考雅思口语之前非常紧张,正巧那天刘老师的课上讲到非语言因素(比如服装的颜色)对跨文化交际的影响,于是她便跑去问刘老师什么颜色比较适合考试。刘老师不仅认真帮她了解了穿着知识,给了相关建议,还在自我介绍的内容方面给了她不少帮助。
  
  刘老师对一个他三十年前教过的男生印象十分深刻。当时,这位平时成绩优良的男生突然看上去很憔悴,上课也无精打采,刘利民观察到了他的异样,便在课后专门询问了其情况。男生一脸沮丧:“老师,我要死了。我看了一本《性格心理学》,上面说B型血的人性格不好,而我就是B型血。反正我都要死了,何必学习呢?”
  
  刘利民大吃一惊,他进一步询问后得知,影响男生的这本书是一本来自地摊的油印本小册子。到此,刘利民心里有了解决问题的办法。他立即回家取了自己书柜上的专业心理学教材拿给这位男生,并告诉他:“请你把第八章翻译一下吧。”
  
  原来,这本专业心理学教材的第八章正是讲的人的性格,里面明确地说明了人的性格与血型没有关系。这位男生一边翻译一边学习,最后翻译做得差不多了,心病也好得差不多了。
  

  对于学生的心理健康,刘利民一直保持着关注。当他有发现学生状态不好,或者听闻学生家里遇到事情时,都会及时来到同学们的身边,跟学生像朋友一样聊天,并在聊天的过程中告诉学生可以怎么做,给他们安慰和力量。
  
  “作为老师,我最希望的事,就是能帮助学生们成人。”刘利民说。
  
  “大学时期是人成长中内心变化比较大的一个时期,大学生刚形成抽象思维的能力不久,能够设想出一种理想状态,但因为还缺少对于社会现实的认识,因此大学生的这种状态往往太过脱离实际,这也就是心理中常说的‘Youth hypocrisy(青少年伪善)’。处于这段时期中的大学生反叛着,同时却又迷茫着,需要更多的帮助和引导。”
  
  刘利民把人生的教育融入到了专业的课堂教育当中,他在课堂上会有意识地针对同学们的人生困惑,通过举例子等不经意但又浅显易懂的方式,与同学们谈论人性、现实与理想,帮助他们更好地成长。很多同学对刘利民的课堂着迷,都是因为 “不仅可以学到专业知识,还可以懂得很多人生道理。”
  

  “人就是目的”
  
  科研工作和教学工作把刘利民的生活填充得满满的,但刘老师却总是能够在繁忙的间隙让学生感受到来自各种方面的关心。
  
  李茜告诉大川,在刚开学时她对研究生的生活适应得不太好,常常晚上睡不好,“细心的刘老师注意到我在上课常常打哈欠,判断出我没有调整好,便主动帮我排忧解难。每次导师会,刘老师也都会花好几个小时的时间关心学生的发展问题。”
  
  李茜笑着说,“我们宿舍的同学都羡慕我能选到刘老师做导师。”
  

  同学们都感恩于刘利民平日细致的关怀,但刘利民却摆摆手,觉得不值一提:“要做到这一点其实很容易,就是‘把学生当人看’。”
  
  对此,刘利民这样说:“孟子说过,‘人同此心,心同此理’,中外的很多教育家都有一个共同的认知,那就是不要把学生当作容器,而要把他们当作人,要想到他们是有想法、有感情的。如果一位老师真的能从心底里做到这一点的话,在课堂上和学生们交流的眼神都会不一样。”
  
  在课堂上,刘老师会格外留心学生的状态。“如果发现学生的眼神茫然,或者眼睛向上看,那就是他们没能很好地我讲的内容。”这是刘利民就会马上换一种更清晰、容易明白的表述方式进行再次讲解,直到学生露出表示理解的神情。“同学们神情上的变化很细微,但是如果老师能够很好地捕捉的话,就能够上好课。”刘利民说。
  
  课堂外,不管是正式的导师会还是与学生间的聚餐,当师生的交流进行得差不多时,刘利民就会很贴心地提前离开:“因为同学们自己还要交流玩耍,有老师在他们可能会觉得拘束。”
  

  刘利民对学生的诚挚和认真,也为他赢得了学生们的喜爱和尊敬。刘老师的学生们都亲切地称呼他为“刘大大”。
  
  在刘老师眼中,师生关系是平等的:“虽然在教育系统中,老师处于传授和指导的地位,有权决定学生的分数,但是在法律和人格上,学生和老师应该是完全的平等。学生也是成年人,不需要特别的灌溉和关爱,只要平等地对他们,就自然会有流畅的交流。”
  
  “康德说‘人就是目的’。” 刘利民说。

责任编辑:WANG17

浏览次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