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省教育新闻网

山西一高校学科带头人的“逆袭之路”:从校园保安到副教授

[   山西晚报   ] 作者:
2018-07-23 16:10:54 |

药恩情在上课
  
  1991年,23岁的他中专毕业,成为校园里一名公安保卫人员。当时,没人知道,彼时的药恩情,心中已经种下一颗梦想的种子。
  
  2006年,38岁的他研究生毕业,成为一名站在三尺讲台上的大学老师,彼时的他,是众人眼中不可思议的存在……
  
  2018年,年近50岁的他,已经成为中北大学人文社会科学学院法学专业学科带头人,此时的他,依然坚定不移地从事着自己喜爱的工作。
  
  药恩情的奋斗人生,就是把梦想种下,然后等待它开花结果的过程。而这一切,只凭了一份坚持。
  
  报到后回家的路上
  
  梦想的种子就已种下
  
  在中北大学人文社会科学学院楼的407物证技术实验室里,记者见到了年近五十的药恩情。眼前这个笑容和蔼的中年人,一点也不像一位严肃的法学系副教授。
  
  药恩情的祖籍是晋中市左权县,但他出生、成长和学习都在吕梁市文水县。1991年,药恩情从当时还是中专类院校的山西警察学院毕业,第一份工作就是被分配到了中北大学保卫处,成为一名“校园公安”。“报到那天是8月14日。”27年过去了,药恩情还记得自己第一次来到中北大学的日子。当时,他从学校毕业还不到5天。
  
  “很多人以为我们就是当时的保安,但实际上还是会有不同的。”药恩情说。除了“干部”的身份,更重要的是管理权限的问题。在保卫处报到后,药恩情简单参观了自己即将要生活和工作的地方后,就回家了,在回家的路上,他心里突然萌生了一个念头:“如果有一天,我能成为一名大学老师,站在讲台上,该有多好。”但是当时,这个想法只被药恩情牢牢地埋在心底,谁也没告诉过。药恩情说,念头刚刚被埋下,却已经要开始自己的“保安”生涯了,处理偷鸡摸狗、敲诈勒索、打架斗殴……药恩情在工作岗位上一待就是十二年。
  

药恩情在写教案
  
  不懈的努力过后
  
  他终于离梦想近了一大步
  
  虽然在保卫处一待就是十二年,但这十二年间,除了工作,药恩情也在不停地充实自己,一点一点在接近自己的梦想,他的生活也在发生着变化。工作后的第二年,他就通过成人高考,考取了中国刑事警察学院的法学专业,并通过函授的方式完成了三年的学业与考试。1995年,他成家了,妻子在学校做会计工作。1997年,药恩情再次参加成人高考,同样以函授的方式在两年后获得了中央党校法学的本科学历。
  
  药恩情知道,要想成为一名大学老师,最起码的要求就是研究生学历,所以从2000年开始,他就想着是不是该去考取研究生了。但真正让他下定决心的,还是一件小事。
  
  当时,药恩情已经是保卫科的副科长了,有次在和同事巡逻时,刚好透过窗户看到教室里有学生正在上课。“当时,我就想着,哪怕我当不成老师,那坐在教室里当学生也不错啊!”药恩情说。有了这样的想法,他在妻子的支持下重新拿起课本,准备考研。
  
  “当时很多人都劝我,说我现在已经有份稳定的工作了,何必再折腾呢?但我就是觉得,如果我不去考研,那我之前为了成为一名大学老师所做的所有努力就都白费了,我不甘心。”药恩情说。
  
  下定了决心,药恩情就开始复习各科知识,但已经很久没有拿起书本的他,自学起来还是有些力不从心,尤其是英语方面,幸好学校当时有个考研辅导班,药恩情就报名参加了。“当时有个邻居刚好是辅导班的老师,是他鼓励我去的。”药恩情说。辅导班是晚上上课,药恩情下班后就直接去了教室,“当时去了教室一看,教室里坐着的都是比我小十几岁的孩子们,一开始真的有些拉不下面子,但只要坐下了,也就没什么了。”
  
  除了在辅导班学习,药恩情平时也是拿着一本考研词汇大全,走到哪看到哪,从不离手。药恩情说,他的考研词汇大全,大概A4纸大小,有四、五百页,他怕自己记不住,就只能翻来覆去地背,背完一遍再从头背。
  
  经过近一年的准备,2001年,药恩情第一次参加了研究生考试,但结果并不如意。可他没有放弃,在2002年再一次参加了研究生考试。这次,药恩情还是落榜了。这时候,他身边那些持观望态度的人都纷纷劝他放弃,“就当听不到,反正我当时是打定了主意,一定要考上,一年不行就两年,两年不行就三年,直到考上为止。”药恩情说。
  
  功夫不负有心人,2003年夏天,药恩情在网上查到,自己被录取为山西财经大学法学系的研究生,他几年的付出终于得到回报。“那年特别有意思,我上研一,我儿子上小一,所以我爱人给我们一人准备了一个书包。”回忆起考上研究生时的情形,药恩情的脸上露出孩童般的笑容。
  
  站上三尺讲台
  
  他依旧在不断学习
  
  三年的研究生生活一闪而过。2006年那一年的夏天,成了他特别忙碌的一年,因为他即将成为一名大学老师,为了能给学生们留下一个比较好的第一印象,药恩情在家整整备了两个月的课。
  
  说起第一次上课的情形,药恩情依然有些尴尬。当时准备了50分钟的内容,但30多分钟就讲完了。无奈,剩下的课堂时间,他只能让学生们自习。有了这次的经验教训,药恩情开始研究怎么样才能让自己的课堂变得充实、有趣。
  
  药恩情发现,法学以往的教学模式都是先学习一段时间的理论课程后,再让学生们进行实验课程,但这样的教学模式学生们接受程度并不高,所以他在自己的课堂上,率先采用一种互相穿插的方式来上课。“简单地说,就是理论和实验的互相穿插。”药恩情说。比如,在上课时,他可能会要求一名学生来扮演劫匪,一名学生来扮演路人,两个人合力表演一段抢劫的戏码后,再由这段戏引出当堂课程的内容。这么做,是他希望通过现场表演,让学生们在学习相关知识之外,最大程度地增强自我保护意识。
  
  “我们法学系是2000年刚刚设立的,相对来说各方面的经验不是很多,所以很多时候还是要靠自己摸索。”药恩情说。为了达到目的,他除了从别的老师、别的学校吸取经验外,还创立了一套自己的上课模式。模拟法庭,就在407教室的隔壁,在药恩情当上老师之前就有了。但在他的课堂上,这里被使用的频率越来越高。他希望通过课堂模拟实验,增强学生们的立体感。同时,把法律知识更好地融会贯通起来。而在这个教室里,他也曾无数次扮演着法官的角色,为学生们上课。
  
  课堂之外,药恩情也是同学们善于倾听的“同伴”,但凡是同学们提出的他觉得中肯的意见,他都会采纳。“去年,我跟药老师说,最好能让预备班的学员一起去参加模拟法庭大赛,药老师经过思考后就答应了。”药恩情的学生陈宇说。原来,最近几年,法学系每年都会和其他学校的法学系来一场模拟法庭大赛,往年去参赛的,都只有本届的参赛学员,但2017年比赛时,陈宇觉得,最好能让下一届的预备学员一同观战,提前做准备,就向药恩情提出了建议,药恩情也很快同意了。“无非就是换个大点的车、费用可能多一点嘛!但这么做不光是对学生好,对学院的发展也有好处呀!”药恩情说。
  
  总有新的目标在前方
  
  他觉得自己还要努力
  
  除了探索更适合学生的上课模式,药恩情在其他方面也一直不停摸索,下工夫。2008年,为了编写一本关于《广告法》的著作,也为了提升自己,药恩情以访问学者的身份,在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学习《经济法》,师从著名经济法学家刘文华教授。一年后,药恩情回到了中北大学,而他的《广告规制法律制度研究》也基本成型。
  
  回到学校的药恩情发现,学生们在上法学实验课时,需要带上民法、刑事诉讼法等多本教材,“不光重,上课效率也不高。”药恩情说。为了改变这种“不讨好”的教学方式,他开始考虑出一本书,这本书最好把大学法学专业四年本科所需要的十几门课程都包含在内。经过几年的努力,药恩情作为主编,写出了《法学实验教程》一书。
  
  “主要还是自己喜欢吧!”说到这些年来为了学习法律所做的一切努力,药恩情一往情深。
  
  从2006年第一次以老师的身份面对50多名学生,到现在成为人文科学学院的副教授,药恩情已经在三尺讲台上站了将近12年。这12年里,他已经先后出版专著《广告规制法律制度研究》,教材《新编经济法教程》、《法学实验教程》。而今年,药恩情有一个新的目标,就是希望通过自己和同事的努力,能在学院内设置一个硕士点。“我们法学系的学生想要读研,只能去别的学校,我就觉得一定要解决这个问题。”谈及学生未来人生发展,药恩情特别认真。我们相信,这样认真的药恩情,一定能做到他想做的。因为,他有着那份坚持和不放弃。

责任编辑:WANG17

浏览次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