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省教育新闻网

古汉语教师的体验式教学:让学生在竹简上抄《道德经》

[   澎湃新闻   ] 作者:
2018-06-28 14:31:48 |

学生们和竹简合影
  
  近日,因为一份“竹简作业”,让江西师范大学古代汉语专业的教师李福言意外走红。
  
  为了让学生们认识到在纸发明之前,竹简作为写作载体的价值和意义,李福言布置了一项特殊的作业:用小篆在竹简上抄写《道德经》。每个学生约抄写了十卷竹简,收上来的“作业本”堆积成山,李福言埋头其中一一查看,被学生上传至网络后,引起了不少关注。
  
  “这次交作业有点出乎我的预料了,但效果还是很好的。”李福言告诉记者,以前也布置过类似的作业,让学生们在竹简上抄录先秦经典,最多也就两三卷竹简。“我希望学生能把这项作业看作自己一个作品,花心思去钻研小篆和竹简。”
  
  这项作业也属于李福言所推崇的“体验式”教学特点之一。作为古代汉语专业的老师,李福言认为,想学好古代汉语,只有通过一些方式让学生代入其中,才会深刻体会到古人内心的激情与情怀。
  
  他还在课堂上给学生们定下了“六古”目标:能读古书、能识古字、能写古文、能说古语、能吟古诗、能做古人。李福言认为,这是古代汉语学习中,从阅读到表达,再到艺术创作和哲学思考的逐步升华。
  

李福言在课上向同学们展示竹简
  
  在竹简上抄写《道德经》
  
  在讲台和第一排桌上,竹简堆成两座小山。同学们交上来的作业,让李福言真切的体验了一把什么叫“卷帙浩繁”。
  
  为了让学生们体验古人的书写感受,从去年开始,李福言就尝试布置一项特殊作业,让学生们用小篆在竹简上抄录文章。但没想到,这次抄写的《道德经》全文有5000多字,每个学生都交上来近10卷竹简。
  

学生们用小篆抄写的《道德经》
  
  李福言介绍说,他所教授的学生是双专业的学生,第一专业很多都是理科,“他们都是对中文比较感兴趣,所以才选择了我们专业,之后很多人也有志考中文方向的研究生,或者担任语文教师。”
  
  如何让这些学生真正喜欢上古代汉语,是李福言一直在思索的,“我知道学习古代汉语肯定有枯燥的地方,所以我就要求自己尽力把课上得有意思。”课上,李福言会结合学生们的家乡话来讲解保存在方言中的古语,也会布置一些有趣的“体验式”作业,竹简便是其中之一。
  
  “一个是竹简,还有一个是小篆,我希望他们能通过在《说文解字》中一个字一个字的查找,看每个字的小篆写法、构造是什么,来熟悉小篆的字形和结构。”
  
  尽管作业繁复,但最终交上来的作品里还是有不少意外和惊喜,“我没有规定大家用什么笔抄录,有人就用记号笔写,但后来换成毛笔,因为竹简比较硬,其实毛笔才最适合书写。这就是他们的感受。”
  
  “有的学生买的竹简是古法制作的,就是竹子砍下来打磨打磨就编成竹简,没有经过后期处理,再用毛笔字写出来的作业就非常有古朴的风范。”李福言说,这些第二专业学生大多数都是从高中毕业后,就没怎么接触过古代汉语。但第一次用小篆抄写,写得都很不错。
  
  李福言告诉记者,买竹简需要从网上订购,还是比较贵的,一开始他也有所顾虑,“但我觉得这个作业的意义其实就在于让学生有所付出,付出后他们才会把这次作业看成是自己的一件作品,真正花时间和精力去钻研。”
  
  一名学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同学们也很喜欢这种作业方式,“这是一种寓教于乐的方式,而且这种更具有传统意义的作业,在抄录的时候,让我更能体会到古人的古风云影。”
  
  家长们对李福言的作业也很支持,“有学生拿给家长看,家长觉得很好,认为学生既然学习古代汉语,就该体验下这种和古人一样的书写感受。”李福言说,未来将会继续布置竹简作业,但在选择内容上会稍微进行调整。
  

李福言收上来的竹简作业
  
  有点“书生气”的班主任
  
  对即将毕业的文学院14级汉语国际教育专业的同学们来说,李福言留下的回忆远不止在课堂上。四年前,他们刚踏入校园时,李福言也刚刚来到江西师范大学。四年里,担任班主任的李福言用一种“书生气”的方式带领和陪伴着他们。
  
  海昏侯墓在南昌被发现时,李福言领学生们一起去看展览,给他们讲南昌的汉文化历史;听说南昌开了家“网红”三一书店,周末时李福言就拉上学生们组团去参观,和大家探讨实体书店对城市发展的意义。
  
  等到大三、大四,学生们开始各自实习后,班级活动减少,李福言就常常去寝室和学生们聊聊发展的近况。“有时仅仅是几分钟,只要见到你们在,我便觉得心安。”李福言在给大家的道别信中这样写道。
  
  除了寓教于乐,对于古代汉语,李福言也有着自己的坚持。“我给学生们定下了一个‘六古’目标,就是能读古书,能识古字,能写古文,能说古语,能吟古诗,能做古人。”李福言表示,古代汉语在汉语言文学中是一个技术性的学科专业必修课,“古代汉语不仅仅是一门专业课程,更是具有应用价值的,所以我希望学生们都能掌握这六种技能。”
  
  “作为学科而言,古代汉语也是非常‘有用’的,我认为学习古代汉语要有一种家国情怀,语言其实是国家战略的一部分,我们需要有语言和文字上的自信,然后才是文化自信。”李福言希望,学生们能成为“古人”的“代言人”,未来在中小学、大学的讲台上,把古代汉语的精华传递给下一代的孩子。
  
  李福言告诉记者,去年在布置这项作业时,就曾有一个退休医生联系他,“他专门来表达他激动的心情,认为中国人就应该学这个。所以我觉得其实很多中国人内心都有一种对古代汉语的激情和情怀,我有责任将这个情怀传递下去。”
  
  李福言的教学模式,也得到了学校的大力支持。江西师范大学文学院院长詹艾斌告诉记者:“同学们喜欢李福言的教学形式,学院也非常鼓励这样的教学创意。”
  
  “关注教学、关注同学们的培养和发展,对青年教师来说这是难能可贵的。”詹艾斌表示,按照目前的教师评价体系,老师们都争相做科研,但从长远来看,育人才是大学的最高目标。“除了教学模式创新,李老师在教学上也倾注了很多热情和付出。”
  
  詹艾斌说,李福言目前已经入选了江西师大青年英才培育计划,“我们希望李福言能够将教学形式的创新,进一步与学院的教育理念结合。这样,教学形式的创新才不会浮于表面。”
  
  在6月初的毕业典礼上,李福言给14汉教专业同学们的毕业寄语是宋代张载的“横渠四句”: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责任编辑:王艺锜

浏览次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