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省教育新闻网

刻在丰碑上的思念——追记濮阳市优秀教师段殿杰

[   新华网   ] 作者:
2018-02-08 18:03:10 |
  2月6日消息。去年11月3日,濮阳市优秀教师、清丰县第一高级中学三年级5班班主任段殿杰因车祸不幸去世。事情距今已有三个多月,有关段殿杰老师的吊唁文章、诗歌祭文,仍接连不断地发到清丰一高,并在微信等现代化平台上广泛传播。有人还专程到段殿杰老师的老家清丰县大流乡杨庄村慰问其父母,到段老师的坟茔前洒泪祭奠……
  
  一位普普通通、默默无闻的教师的去世,为什么引起这么多人的关注?笔者采访得知,是他对教育事业的倾情付出,对学生成长的无私奉献,赢得了学生的爱戴和社会的尊敬。
  
  让我们把视线再转回到那个令人痛惜的时刻。
  
  哭喊“爸爸”,他让学生痛不欲生
  
  2017年11月3日下午5时许,身材高挑、脸庞消瘦,年仅48的段殿杰老师在从老家返回县城的路上,因天色昏暗,视力较弱,所开的电动轿车撞在了路旁的大树上,不幸遇难。
  
  闻讯赶来的上百名“孩子”齐聚医院,在段殿杰的遗体前嚎啕大哭:“爸爸、爸爸!您醒醒,您醒醒!您别吓唬俺!咱们回家,咱们回家吧……”
  
  段老师不幸去世的消息,也很快在清丰一高历届毕业生微信群里传开。30多名学生分别从沈阳、郑州、北京、上海、广州等地急切赶来,为的是再见上老师一面,送老师一程。
  
  11月6日,是段殿杰老师“远行”的日子。告别仪式上,身着素装的学生陆续赶来,车辆停满街道,人数大大超出预期。狭窄的院子里容不下200多名“孩子”,许多人只好在大街上排队等候进入灵堂。
  
  望着闻所未闻的送葬队伍,听着撕心裂肺的呼喊哭声,围观的街坊村民动容了!很多人都为村里失去这样一位好子弟,学校失去这样一位好老师痛惜万分。
  
  段殿杰老师的姐姐段艳丽感慨道:“弟弟平时很低调,从不炫耀。如今能获得这么高的礼遇,他的一生值了!”
  
  2015级5班梅世茂哭着说:“您不仅是我遇到的最好的语文老师,还是大家公认的好‘爸爸’。多想再让您抚摸一下头,拍一下肩膀,再当面叫你一声‘段爸爸’啊!”
  
  每天早晨,是学校例行的跑早操时间。段老师刚去世那几天,看到其他班级都有班主任在队列前陪同,唯独高三5班的同学们像一群没“娘”的孩子,不少人在操场上悲伤、落泪。他们多么希望这场悲剧真的是一场噩梦啊!
  
  “叫我老段”, 他用真情感动学生
  
  段殿杰老师能得到学生们这样的尊敬、爱戴,来源于他付出的慈父般的真情。作为高三5班的班主任,他在第一节课中说到:“我们5班是一个大家庭,我就是你们的‘家长’,大家以后就叫我老段,这样听着亲切。”从此,他就以“家长”的姿态、行为展现在“孩子”们面前,用大爱温暖着每一个幼小的心灵。
  
  武少迪同学回忆起刚入学军训时的场景。烈日炎炎,酷暑难耐。同学们走队列,站军姿汗流浃背,口干舌燥。段老师搬来一桶纯净水,逐个倒进孩子们的茶缸里。一种家庭亲情在同学们的心里油然而生。
  
  高玉乾同学从小患有眼疾,高度近视,有一段时间学习成绩下滑。面对家长的责备,产生了“放弃”学业的想法。段老师每天放学都护送他到校门口,并一遍又一遍叮嘱:路上车多,一定要小心。高玉乾动情地说:“老师在我身上倾注了这么多心血,我再不努力,无脸面对恩师!”如今,他没有辜负段老师的期望,学习成绩已在全年级名列前茅。
  
  李仁起同学还记得段老师那循序善诱,热情鼓励的往事。一次课堂回答问题,李仁起和几位同学都没有答对,他不仅没有责怪,反而说“孩子们,没关系。你们没弄懂,说明老师没讲好,我会再一遍一遍地讲,直到大家都学会为止。”参加运动会成绩不理想,段老师抚摸着他的脑袋安慰说:“没关系,下次再来,你会成功的!”就在出事的前一天晚上,他还召集部分没有考好的孩子们开会总结原因,给他们鼓劲加油。
  
  望着老师的遗容、遗物,李妍妍同学仿佛又看到了段老师那一帧帧令人难以忘怀的画面:有老师备课到凌晨的灯光;有因“孩子”们学习进步而表现出的“孩子相”;还有老师对全班百分之八十的孩子进入一本分数线,仍不满足的神情……她说,段老师独具匠心的品行,胸装大爱的风尚,在我们的心目中竖起了一座永不磨灭的丰碑。
  
  那一年填报高考自愿时,2006级15班安道彪产生了忧虑。父母离异,家庭贫困,即使被高校录取,也交不起学费。看着同学们兴高采烈,互相询问去向的火热场景,安道彪自己躲在角落里暗暗流泪。尽管家里还有外债,段老师还是毅然决定资助安道彪上大学。他对爱人说:“咱的外债可以慢慢还,耽误了孩子,那可是一辈子的事!”同为教师的爱人很通情达理,对他的义举坚决支持。在老师的资助下,安道彪如愿跨入了高校大门。直到两年后安道彪通过勤工俭学解决了上学的费用,段老师这才松了一口气。如今,早已在上海就业的安道彪得知恩师不幸的消息后,放下了手头紧迫的工作,立即飞回家乡,以“孝子”的身份参加了恩师的葬礼。
  
  学识渊博,他为同事做出表率
  
  笔者在段殿杰老师家里看到,光藏书就有八千余册!真是家徒四壁,唯有书香!同事向他借书,只要说出书名,他会不假思索地说出在什么地方。上世纪九十年代,他曾因买书花掉一个月的工资。他的一位老同学说:“殿杰对书特别亲,别人不舍得花的钱,他一点都不在乎。”
  
  语文组教师陈瑞玲说:“段老师学识渊博,才华横溢。他还是一本‘活字典’,有什么疑问难题,都能随口解答。他的家成了学校的‘第二阅览室’。”
  
  刘宗朋老师说:“段老师在古诗词方面是个‘储备库’。他整理的《教学心得》成了语文组很有参考价值的‘工具书’,我们受益匪浅。”
  
  在年级评选各种荣誉、职称名额时,他都主动让给别人。他常说:“管他什么级不级的,教好课,出成绩,多送几个大学生,多上几个名牌大学,才是最好的评级。”
  
  从教多年,段殿杰老师先后获得了“濮阳市优秀教师”、“濮阳市优秀辅导教师”、“濮阳市优质课教师”、“濮阳市骨干教师”、“濮阳市模范班主任”等荣誉称号。还获得过“全国教师教学能力发展策略子课题一等奖”、“全国中小学‘桃李杯’高中语文学科优秀辅导奖”、“全国中小学创新作文大赛优秀指导奖”等奖项。
  
  清丰县第一高级中学党委书记、校长王耀轩给段老师的评价是:“为人师表堪称典范,教书育人实为精英。他的学识令人钦佩!他的品行让人敬仰!”
  
  “愧对家人,”他带着遗憾走了
  
  段老师走了,他不仅为家庭带来了“老年丧子、中年丧偶、少年丧父”这人生中的三大不幸,还带着许多遗憾离开了亲人,离开了他可爱的“孩子”们。
  
  妻子李桂芬哽咽地说:“殿杰满脑子装的都是教学和学生,很少管过家里的事。好不容易替我交一次水费,跑了半天竟没找着地方!好不容易跟家人聊一会天,从他嘴里说的也全是教学方面的事儿。从不顾及别人的感受。” 说到这里,李老师再也控制不住那思念的泪水,声音更加哽咽。
  
  “殿杰经常说自己“愧对家人”,特别是不能常在二老面前尽孝。每次回老家看望老人,虽说都带许多吃的用的,但每次都是匆匆来、匆匆去。”说到这,大哥段延杰的眼圈顿时红了起来:“殿杰对我说过,他这辈子注定就是教学的命,离不开课堂,离不开学生,做不到经常在家照顾老人,让我们多费些心。”
  
  去年10月,段殿杰父亲脑萎缩复发住进了医院,等住院手续办好,大哥才给他打电话,他在电话那头却说:“哥,你知道我带的是高三毕业班,我得对孩子们的前途负责,您多操点心吧。”直到星期六的下午,他才匆匆赶到医院,对哥哥说:“哥,你回家吧,我就今天一晚上的空。”看着他提包里装的满满的书本、教案,哥哥没有埋怨,还提醒他说“别太劳累了,等咱爹入睡,你就抓紧歇会儿。”父亲要出院,他在电话中只说了句“我知道了,抽空回家看看去。”
  
  就在段殿杰老师去世前的一个月,他和大哥回老家商量给父亲治病的事。一路上,他恳切地对哥哥说:“我们5班的孩子都非常优秀,还有几个清华、北大的苗子。高三是人生的关键时刻,咱决不能耽误了孩子的前程。咱爹住院的事儿,拜托你和嫂子了,无论花多少钱,咱都要尽力。”谁料想,这竟是他们哥俩最后的一次交心话。
  
  大姐段艳丽接过了话茬:“家里的事,殿杰几乎没管过。2008年学校分的房子要装修,他对我说:‘姐,我没有时间,你就帮我张罗着装修装修吧。’他把全部心思都放在学生身上了,哪有精力顾家啊!”
  
  大女儿段然带着哭腔回忆了爸爸的一段往事。
  
  “爸爸曾经资助过一个学生上大学。我们家当时还有外债。那一年我也要上大二,妹妹刚考入大学,俺俩的学费还没有着落呢。看到爸爸一脸的无奈,还是伯父救急给借了3万块钱。”
  
  出事那一天,他顺路回老家看望父母。父亲说:“天气冷了,能不能晚会走,帮我把大白菜铲了。”段殿杰说:“停两天吧,班里的学生还等着我呢。”说罢就急匆匆往县城赶……
  
  段殿杰老师虽然满带着遗憾走了,但他在人们心目中却留下了一座爱岗敬业、无私奉献的丰碑!

责任编辑:王艺锜

浏览次数:

相关阅读: